sc小朋友是我心头好呦

本人
脾气很好但分对谁,脾气不好是针对你
经常生气是假装的,不常生气是你不配

超喜欢反派,对颜好腰细腿长的坏人爱不释手,希望每个小反派都有一个器大活好身正的主角好♂好♀疼♂爱。
吸吸😁

云胡不喜

        ‘其实喜欢他真没什么好的,爱上他更是自讨苦吃。’
       洛冰河一边听身下人骂他小畜生,一边加大了腰摆动的幅度,无不自怨地便突然就这么想了。
       他洛冰河是造了什么孽,要去喜欢这样的人渣。

        那个手执玉骨折扇的漂亮仙师就现在不远处的山峰上往这儿泥坑看。
       洛冰河看了一眼高处,魂都没了,只管埋头挖坑哪敢再抬头。

        ‘太美了。’

        是这样的。
        那仙师一袭青衫,秀颀挺拔,青丝高束,一手按剑,一手执扇,衣着精细华美,逆光而立,周身有浅淡光华流走。
        而这样好的人竟眉目含笑,薄唇微抿,看着他。

        ‘便是画里走出来的,姿容气概也是远不及他的。’

        小冰河又是惊又是喜又是赞又是惧,一颗琉璃造的真心随着魂儿,一同丢给了那沈仙师。

        ‘美则美矣,却是顶流的皮囊,末流的心性。’

        大魔头自认中垦地评价道,一边俯身含住身下人一颗朱红烂熟的樱果。
        此言得之。
        沈仙师美名在外,可苍穹山内,便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也是知道的。

        “宁可跟柳清歌打架,也别跟沈清秋说话。”

        这句话,是每个弟子都烂熟于心的。所有引领底子也会悄咪咪地给新入门的弟子讲。
除了清静峰的人没听过这句话。
于是洛冰河便不好了,因为领他上山的是宁婴婴。

        “跪着吧。”

        一杯刚沏的茶迎头浇下,滚热的茶水烫伤了一张惊愕的脸,也冻伤了一颗炽热的心。

        “大概是我不够好。”
        洛冰河跪在地上,渐止了眼泪,这样自欺欺人的想。

        “大概是我不配吧。”
        后来在被打骂,被欺辱,被无视的日子里,洛冰河蜷缩在柴房冰冷的草堆里,又是这样骗自己。

         “到底是我不配,还是他不配!”
         被推下深渊时,洛冰河几乎是恨地想死。

         如何不恨。

        年少总是让人觉得不够稳重,多少捎着些轻狂的意味,于是那样翻涌,浓重,滚烫的爱恋,被生生压抑成了一句轻飘飘的喜欢。
        而这样的纯粹又小心翼翼的喜欢,被那个人恶劣地踩在脚下,践踏,磋磨。
        让人如何不怨。

        洛冰河有些激动,失了轻重,弄疼了身下那个一向被娇惯的主,一个巴掌便扇到他手臂上。

        “行不行,不行我来。”

        伸手掐住那人细长的脖颈,将他提起,顺势换了体位,让他坐在自己身上,与自己对视。

        “沈清秋,你也只配得起我。”

        语毕,便用力吻上那张会伤人的嘴,粗暴不讲章法,却又慎之又慎,珍重无量。

        “臭傻〔哔〕。”

        大魔王有些哀怨地摸了摸腹部被修雅新怼出的伤口,认命地抱着沉沉睡去的始作俑者去沐浴。

        可他洛冰河大概是天生贱命,偏生,就爱自讨苦吃。

记两个可能会写的脑洞

1.灵魂互通

前提:沈垣和冰妹已经在一起,并且过上了每天为爱鼓掌的小日子,冰哥从渣反世界刚回来吞了一吨狗粮。与此同时,九妹在地牢得了一种怪病,有时白天,有时晚上,有时白天接着晚上,会有自己被日的感觉。


原因:沈垣与沈九灵魂互通,但不彻底,单单通了这一点感觉。


故事:异世界回来的冰哥找上了被迫感受别人x生活的九妹……


2.你x沈九

前提:你就是洛冰河。


原因:第一视角就很刺激。


故事:你刚刚把沈九送进幻花宫的水牢,现在你去看望你的好师尊,而他三言两语的谩骂激起了你的怒火与欲火。

心魔

       那日柳清歌在十二峰比武大会上对上了他最讨厌的沈清秋,他照例没留手,可最后决胜一击时,他抬头竟然对上沈清秋那双因为愤怒和不甘而微微湿润的双眼时,紧握的乘鸾也不住松了一点,只是轻轻挑开了修雅剑的剑尖。
        这是唯一一次平手,他分明看见沈清秋的眼里有些世俗的喜悦。他本该是不齿的,或者他本该不心软的。可柳清歌不能否认,十八年来也只有那一瞬的悸动,他头一次感到了舍不得。
        可如何都不该是那个小人。柳清歌看着不远处那个被一群女弟子包围的青衣少年,愤愤说了句“不知廉耻”提着乘鸾离开了。
         “修行不行,品行不行,也就张脸还能入眼,身材较同身高的人也太瘦了,要好好补补”本是准备列出沈清秋的十大罪状,好贴在墙上日日警醒,却写着写着成了封家书。
         柳清歌烦躁地捏碎纸,却不住想,该用什么方法劝他进补,又不至于吓到他呢。
         可是物换星移,到了快继任峰主的日子,柳仙师才坚定讨厌沈清秋的决心。
         可在继任峰主那天,在穹顶峰见到那个身着青衫,手摇折扇的清雅公子时,一切心里防备在第一眼就土崩瓦解的彻底。
         “喜欢就喜欢吧”
         柳峰主不得不承认,他有了心魔。
         可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这份爱情,柳溟烟都没有。
         可偏偏那天,唯一一次在灵犀洞走火入魔,那个来救他的偏偏是他心心念念已久,放在心尖上喜欢的沈清秋。
         “滚”他赤红着眼,拼命压下血脉里翻涌着的狂暴。
         “你以为我这么想救你吗”虽这么说,却依旧不变步伐向他走来。
         意识渐渐沉沦,只想将眼前这个求而不得的人拆吃入腹。
         “滚”他隐约察觉死期将近,只是有些话还未及说出口。
          眼前一片血红,有人在靠近。
          再睁眼时,还在灵犀洞,血腥味浓重,沈清秋压在他身上。他手里还紧握着沈清秋的左臂,有些软,想必是骨折了。他小心翼翼移开沈清秋,站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少伤,血全是从沈清秋身上流出来的。他有些不知所措,来不及擦拭乘鸾上的血,便慌乱又珍重地抱起沈清秋,御剑赶往千草峰。
          “恶人臭千年,他一定不会有事!待他醒了,我定要告诉他……”他抱紧了怀里的人,有些后悔地笑了笑。
          可是被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的弟子洛冰河竟先一步告了白。沈仙师沉吟良久,轻哼了声算是答应了。柳清歌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转头一步一步走下了满山翠竹的清静峰。
           “只是还未及还他”柳清歌捏紧沈清秋落在灵犀洞的折扇,却不再回头。

          洛冰河从前有几次也是入过沈九梦境的。
          是啊,好几次。
          他好几次看见沈九儿时在秋家被虐待的扛不过去便常常用他那双好看的眸子望着远方,大抵是还念着那个许诺要带他走的岳七吧。
          沈清秋打小就是好看的。
          眉毛像是画出来那般工整,露着三分倔强。眼睛更是水汪汪的招人疼。菲薄的嘴唇颜色浅淡,简直是勾着人家去亲他咬他。
          怨不得岳清源心急火燎要去寻他。洛冰河有些羡慕地想,要我是岳清源,每每想起会有一双这样顶好看的眼睛在看着他念着他,他大抵也是要走火入魔的。
          思及此,他慌忙退出梦境,要去寻那沈九。
         可梦醒了,他又想起哪还有什么沈九,沈九早就死在了地牢了,方才也只是自己的一场梦罢了。

freedom


        “好,这节课就上到这里。”沈清秋抱起课本,走到门口脚步一顿“洛冰河,来我办公室。”
        洛冰河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压下唇角惊喜笑容疾步跟上,没搭理身旁宁婴婴关切的话语。
        沈清秋等到洛冰河走进他私人办公室旋即把门反锁,缓缓踱步,坐到位子上。
        “洛冰河,你有喜欢的人了。”肯定的语气,让洛冰河听了心里一惊,却没有答话。
        “是宁婴婴对吗。”
        洛冰河差点笑出来,是放松,是委屈,是自嘲。
         “我”
         “你也配。”很轻的一声,短短三个字,甚至没有重音,却想一颗来自数万光年外的陨石精准砸在洛冰河尚且柔软的心上,不偏不倚,一种来自外在又发自内心的压迫感让他窒息,他不配吗?
         他低垂着眼睑,睫毛颤抖着试图遮住他几乎满溢而出的脆弱。
         “无关乎年龄,你就是不配,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也配有爱情?”沈清秋是笑着说的,嘴角的弧度像把锋利的长刃,轻易就把洛冰河一颗赤诚之心捅个对穿,他似是不自知,继续说着那些伤人话语。
         “你这样早恋也学不下去,要么转班,要么转学,尽早离开,不要耽误别人”
         洛冰河听得麻木,心底的委屈渐渐疯狂,为什么呢?接近了又离开,接受了自己的示好又不在意的放弃。
          “沈老师”声音还在变声期,带点长期沉默后的沙哑。
          “想好了?”
          “老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您生气了吗?”还在不死心做着最后的努力。
          沈清秋抬眼,收敛所有笑意,头一次直视眼前半大青年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洛冰河,你这样披着伪善人皮的畜生,我看着就生气”
          “滚吧,我不想和畜生处在同一个地方。”
          洛冰河反而渐渐冷静,他重新带上人前温润面具,出门前还礼貌地道了声老师再见。沈清秋没说错,他是畜生,一个不懂人情的畜生。
          洛冰河的父亲洛天琅是亚洲第一黑帮的一把手,一次去夜店与洛冰河的生母苏夕颜发生了关系,并相爱,后与苏夕颜度蜜月是不慎落入对手陷阱,苏夕颜当时已生下洛冰河,无奈在追杀中将洛冰河托付给一乡间农妇,乡妇待洛冰河如亲子,奈何家境贫寒,又性格软弱,洛冰河时常被其他小孩欺负,被叫野种,小杂种,可洛冰河却也不曾怨恨过谁,直到那天洛天琅仇家杀到乡妇家中,杀了当时缠绵病榻的妇人,要杀洛冰河时,洛天琅的人到了,迅速救下洛冰河,而乡妇却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从那时起,洛冰河便暗下决心要变强,强到足矣保护自己想保护的,杀掉那些有不轨之心的。
        他被洛天琅接回去后,除了物质上的改变,他没有感受到过一点亲人间的温情,他在洛天琅眼里只是一个流着他的血脉的接任的工具,依然没把他当人。

freedom

前期高中师生设定
**************************
        “帮帮我”
                                                  —题记

        从遇见洛冰河的那天起,沈清秋就注定不配拥有自由。
        “沈老师,新来的那个小师弟叫什么名字啊?”
        沈九看着眼前一向备受宠爱的女学生宁婴婴,却有些不满,但也没表现出来了,一如既往温声细语道“洛冰河,长的是不错。”沈清秋违心地夸着。
         “是啊是啊”少女的心思都明目张胆地写在了脸上,一派娇憨模样。
         “不过婴婴你最好离他远点,我听说他”沈清秋话语未落,瞥见不远处被女生簇拥走来的高大男生,便不在意地勾了勾嘴角“我听说他是同性恋。”

         沈清秋从来不喜欢洛冰河这种人,生来就拥有一切。所以……
         “小九,你要是不喜欢洛冰河,我就…”岳清源微微弓着背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平视沈清秋。话说了一半就被急促打断,“别叫我那个名字,我也没不喜欢他,你别多想,我要回去教课,先走了”
岳清源明明是校长却无法拦下那道清瘦背影离去。
         “所以如果定义域和对应法则不同那么函数就不同……”目光有意无意瞟过坐在最后一排听得无比认真的男人。无名之火攻上心头。
        “洛冰河!”清朗的声线在炎炎夏日分外清冷。
        洛冰河几乎是立刻起立的,站的笔直,目光一如之前牢牢锁在沈清秋身上。
         “你都不用记笔记的吗?”质问的声音渐渐拔高。“你以为你是天才?这里是一中!重点班!这里哪个不是天才?”越来越近了。
        洛冰河没有反驳,只是垂下眼睑,浓密的睫毛遮住所有思绪。太近了!太近了!!!近到他可以看见沈清秋瞳孔里自己的倒影!如果,一定要这么近,就永远都这么近吧!
         洛冰河在心里默默把沈清秋划进可以接近这个范围,并在沈清秋感到无趣转身离开留下一缕淡雅竹香时,尽力吸气,暗暗陷入狂热,迅速把他归为喜欢那一类。
        

日常

冰哥:我给你讲个笑话,我的样子平平无奇。
九妹举刀:我给你讲个事,我的刀锋利无比。

苍穹幼儿园

苍穹幼儿园

       歪,小畜生哥哥,你怎么还不来接我。人家尚清华都被接回去了。
       歪!小畜生哥哥不准挂小九电话!本来就是小畜生嘛。还有,天都黑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啊?堵车?那好吧,我原谅你了,不过你要快点来哦。
       哼!你怎么才接电话哒!你是不是去对面幼儿园接纱华铃啦!我都看见你了!!!我不要理你了,呜呜呜,小畜生哥哥最坏了。
       哎!我又双叒叕原谅你了,不要感谢,长话短说,我的电话会没电的。那你说的哦,不准反悔,说好了是十根棒棒糖,少一根,少个球,少块糖粒儿都不算数!那好吧,我在等你一会儿吧~
       呜呜,你怎么还不来,都打雷了。不是的!小九不怕打雷!小九,小九怕小畜生害怕,所以,所以哥哥能再快点嘛。小九会保护你的。
       哎!你是开的独轮车吗!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就自己走回去。
       歪~滚吧,我已经跟七哥回家了,他给了我二十根棒棒糖,小畜生哥哥继续去接纱华玲吧。婴婴妹妹和海棠妹妹还有我的同学在二楼等我玩儿狼人杀,不跟你聊了,拜~
****************
冰哥:妈的,别挂。我只是去对面买包烟。

沈九其人(完整版)

       沈九其人,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他向来是善妒的。
       洛冰河在沈九死后常想,若是沈九早些修仙,若是他洛冰河只是寻常天赋,是不是这又是不一样的结局。
       沈九不是一个好老师。他自己修仙被耽误,修为无法精进便也容不下座下弟子天赋过人,枪打出头鸟,沈九一开始并不是针对洛冰河,他只是针对那些与他相似又强于他的,他洛冰河不过其中之一。
       他始终无法对着岳清源叫出那声七哥,一是因为他无法释怀在他最需要岳清源时,岳清源的错过;二是因为他嫉妒岳清源,明明都是乞丐窝里爬出去的,凭什么他岳清源就能摆脱污淖,站在高位上光风霁月,他却仍然深陷淤泥无法自拔。
       他向来是虚荣的。
       他写得一手清秀小楷,擅长琴棋书画,但凡是从表面能看出文雅的,或多或少他都回去接触。一袭青    衣,手执一柄折扇,削肩细腰,眉如远山,眼似秋波, 只往那一站,笑也不笑,便似一杆青竹,亭亭而立,叫人看了便心生向往,这样的好皮囊,只是站着,便是一道宜人风景。
       他也只是人前修雅,关上竹舍的门对着洛冰河又打又骂,常叫明帆他们一同为难排挤他,他不明白同样是童年不幸,被父母抛弃,他沦为乞丐低人一等,后又为秋剪罗收养过着非人生活,而洛冰河便能拥有一个待他如亲子的养母,活成阳光下的小白莲,他是不懂,不甘的,所以他怨恨洛冰河,所以他把他最丑恶,暴戾的一面露给了这朵小白莲,人前的面具,撕下后又是一副嘴脸,他险恶地希望洛冰河变成他的模样。
       他向来是软弱的。
       冲锋陷阵的里面一定是没有他的;人前受的委屈只敢在人后缩在哪个温香软玉怀里轻声抽泣诉说。
       他向来是坚强的。
       洛冰河回来后,他几乎失去了一切,名声,地位,修为,自由……他没有崩溃,没有服软:百般酷刑加身,他也不曾说过一声求饶……或许只有这时,他才由内而外地像那杆青竹。
       他向来是薄情的。
       洛冰河从前对他万般景仰他都置之不理。
       他向来是长情的。
       当他听到岳清源为他而死的时候,竟是求洛冰河杀了他,沈九这样的小人分明是最惜命的。他本事宁可苟活也不愿死的。
       他向来是善辩的。
       黑白颠倒,伶牙俐齿,他一张嘴说的人家气的半死,又奈他不得。
       他却又是笨嘴拙舌的。
       金临城,他明明可以辩解很多,只要他愿意说出,秋剪罗的暴行,只要他愿意说出,他救柳清歌的本意,只要他愿意辩解,他本不至于落得那样下场,可他张了张嘴,笑一笑又勾去了讲话的欲望。
       他的确不是好人,可他也没想过害人,十五也好,秋剪罗也好,柳清歌也好,就算是洛冰河,他都不曾主动赶尽杀绝。
        沈九其人,金玉其外,青竹其内, 洛冰河也好,岳清源也好,离了沈九,他们哪个都不完整,偏偏又都情根深种。
    ************************
完整版本来是tan90°的,恰好暑假作业第一篇作文是题目是xx其人,脑洞一下子就开了,就有了这样不成熟的产物。
待会儿或者明天还会有一辆小糖车(请不要期待),与最近很火的死神辣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