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艽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记两个可能会写的脑洞

1.灵魂互通

前提:沈垣和冰妹已经在一起,并且过上了每天为爱鼓掌的小日子,冰哥从渣反世界刚回来吞了一吨狗粮。与此同时,九妹在地牢得了一种怪病,有时白天,有时晚上,有时白天接着晚上,会有自己被日的感觉。


原因:沈垣与沈九灵魂互通,但不彻底,单单通了这一点感觉。


故事:异世界回来的冰哥找上了被迫感受别人x生活的九妹……


2.你x沈九

前提:你就是洛冰河。


原因:第一视角就很刺激。


故事:你刚刚把沈九送进幻花宫的水牢,现在你去看望你的好师尊,而他三言两语的谩骂激起了你的怒火与欲火。

心魔

       那日柳清歌在十二峰比武大会上对上了他最讨厌的沈清秋,他照例没留手,可最后决胜一击时,他抬头竟然对上沈清秋那双因为愤怒和不甘而微微湿润的双眼时,紧握的乘鸾也不住松了一点,只是轻轻挑开了修雅剑的剑尖。
        这是唯一一次平手,他分明看见沈清秋的眼里有些世俗的喜悦。他本该是不齿的,或者他本该不心软的。可柳清歌不能否认,十八年来也只有那一瞬的悸动,他头一次感到了舍不得。
        可如何都不该是那个小人。柳清歌看着不远处那个被一群女弟子包围的青衣少年,愤愤说了句“不知廉耻”提着乘鸾离开了。
         “修行不行,品行不行,也就张脸还能入眼,身材较同身高的人也太瘦了,要好好补补”本是准备列出沈清秋的十大罪状,好贴在墙上日日警醒,却写着写着成了封家书。
         柳清歌烦躁地捏碎纸,却不住想,该用什么方法劝他进补,又不至于吓到他呢。
         可是物换星移,到了快继任峰主的日子,柳仙师才坚定讨厌沈清秋的决心。
         可在继任峰主那天,在穹顶峰见到那个身着青衫,手摇折扇的清雅公子时,一切心里防备在第一眼就土崩瓦解的彻底。
         “喜欢就喜欢吧”
         柳峰主不得不承认,他有了心魔。
         可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这份爱情,柳溟烟都没有。
         可偏偏那天,唯一一次在灵犀洞走火入魔,那个来救他的偏偏是他心心念念已久,放在心尖上喜欢的沈清秋。
         “滚”他赤红着眼,拼命压下血脉里翻涌着的狂暴。
         “你以为我这么想救你吗”虽这么说,却依旧不变步伐向他走来。
         意识渐渐沉沦,只想将眼前这个求而不得的人拆吃入腹。
         “滚”他隐约察觉死期将近,只是有些话还未及说出口。
          眼前一片血红,有人在靠近。
          再睁眼时,还在灵犀洞,血腥味浓重,沈清秋压在他身上。他手里还紧握着沈清秋的左臂,有些软,想必是骨折了。他小心翼翼移开沈清秋,站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少伤,血全是从沈清秋身上流出来的。他有些不知所措,来不及擦拭乘鸾上的血,便慌乱又珍重地抱起沈清秋,御剑赶往千草峰。
          “恶人臭千年,他一定不会有事!待他醒了,我定要告诉他……”他抱紧了怀里的人,有些后悔地笑了笑。
          可是被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的弟子洛冰河竟先一步告了白。沈仙师沉吟良久,轻哼了声算是答应了。柳清歌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转头一步一步走下了满山翠竹的清静峰。
           “只是还未及还他”柳清歌捏紧沈清秋落在灵犀洞的折扇,却不再回头。

          洛冰河从前有几次也是入过沈九梦境的。
          是啊,好几次。
          他好几次看见沈九儿时在秋家被虐待的扛不过去便常常用他那双好看的眸子望着远方,大抵是还念着那个许诺要带他走的岳七吧。
          沈清秋打小就是好看的。
          眉毛像是画出来那般工整,露着三分倔强。眼睛更是水汪汪的招人疼。菲薄的嘴唇颜色浅淡,简直是勾着人家去亲他咬他。
          怨不得岳清源心急火燎要去寻他。洛冰河有些羡慕地想,要我是岳清源,每每想起会有一双这样顶好看的眼睛在看着他念着他,他大抵也是要走火入魔的。
          思及此,他慌忙退出梦境,要去寻那沈九。
         可梦醒了,他又想起哪还有什么沈九,沈九早就死在了地牢了,方才也只是自己的一场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