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艽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freedom


        “好,这节课就上到这里。”沈清秋抱起课本,走到门口脚步一顿“洛冰河,来我办公室。”
        洛冰河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压下唇角惊喜笑容疾步跟上,没搭理身旁宁婴婴关切的话语。
        沈清秋等到洛冰河走进他私人办公室旋即把门反锁,缓缓踱步,坐到位子上。
        “洛冰河,你有喜欢的人了。”肯定的语气,让洛冰河听了心里一惊,却没有答话。
        “是宁婴婴对吗。”
        洛冰河差点笑出来,是放松,是委屈,是自嘲。
         “我”
         “你也配。”很轻的一声,短短三个字,甚至没有重音,却想一颗来自数万光年外的陨石精准砸在洛冰河尚且柔软的心上,不偏不倚,一种来自外在又发自内心的压迫感让他窒息,他不配吗?
         他低垂着眼睑,睫毛颤抖着试图遮住他几乎满溢而出的脆弱。
         “无关乎年龄,你就是不配,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也配有爱情?”沈清秋是笑着说的,嘴角的弧度像把锋利的长刃,轻易就把洛冰河一颗赤诚之心捅个对穿,他似是不自知,继续说着那些伤人话语。
         “你这样早恋也学不下去,要么转班,要么转学,尽早离开,不要耽误别人”
         洛冰河听得麻木,心底的委屈渐渐疯狂,为什么呢?接近了又离开,接受了自己的示好又不在意的放弃。
          “沈老师”声音还在变声期,带点长期沉默后的沙哑。
          “想好了?”
          “老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您生气了吗?”还在不死心做着最后的努力。
          沈清秋抬眼,收敛所有笑意,头一次直视眼前半大青年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洛冰河,你这样披着伪善人皮的畜生,我看着就生气”
          “滚吧,我不想和畜生处在同一个地方。”
          洛冰河反而渐渐冷静,他重新带上人前温润面具,出门前还礼貌地道了声老师再见。沈清秋没说错,他是畜生,一个不懂人情的畜生。
          洛冰河的父亲洛天琅是亚洲第一黑帮的一把手,一次去夜店与洛冰河的生母苏夕颜发生了关系,并相爱,后与苏夕颜度蜜月是不慎落入对手陷阱,苏夕颜当时已生下洛冰河,无奈在追杀中将洛冰河托付给一乡间农妇,乡妇待洛冰河如亲子,奈何家境贫寒,又性格软弱,洛冰河时常被其他小孩欺负,被叫野种,小杂种,可洛冰河却也不曾怨恨过谁,直到那天洛天琅仇家杀到乡妇家中,杀了当时缠绵病榻的妇人,要杀洛冰河时,洛天琅的人到了,迅速救下洛冰河,而乡妇却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从那时起,洛冰河便暗下决心要变强,强到足矣保护自己想保护的,杀掉那些有不轨之心的。
        他被洛天琅接回去后,除了物质上的改变,他没有感受到过一点亲人间的温情,他在洛天琅眼里只是一个流着他的血脉的接任的工具,依然没把他当人。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