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小朋友是我心头好呦

本人
脾气很好但分对谁,脾气不好是针对你
经常生气是假装的,不常生气是你不配

心魔

       那日柳清歌在十二峰比武大会上对上了他最讨厌的沈清秋,他照例没留手,可最后决胜一击时,他抬头竟然对上沈清秋那双因为愤怒和不甘而微微湿润的双眼时,紧握的乘鸾也不住松了一点,只是轻轻挑开了修雅剑的剑尖。
        这是唯一一次平手,他分明看见沈清秋的眼里有些世俗的喜悦。他本该是不齿的,或者他本该不心软的。可柳清歌不能否认,十八年来也只有那一瞬的悸动,他头一次感到了舍不得。
        可如何都不该是那个小人。柳清歌看着不远处那个被一群女弟子包围的青衣少年,愤愤说了句“不知廉耻”提着乘鸾离开了。
         “修行不行,品行不行,也就张脸还能入眼,身材较同身高的人也太瘦了,要好好补补”本是准备列出沈清秋的十大罪状,好贴在墙上日日警醒,却写着写着成了封家书。
         柳清歌烦躁地捏碎纸,却不住想,该用什么方法劝他进补,又不至于吓到他呢。
         可是物换星移,到了快继任峰主的日子,柳仙师才坚定讨厌沈清秋的决心。
         可在继任峰主那天,在穹顶峰见到那个身着青衫,手摇折扇的清雅公子时,一切心里防备在第一眼就土崩瓦解的彻底。
         “喜欢就喜欢吧”
         柳峰主不得不承认,他有了心魔。
         可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这份爱情,柳溟烟都没有。
         可偏偏那天,唯一一次在灵犀洞走火入魔,那个来救他的偏偏是他心心念念已久,放在心尖上喜欢的沈清秋。
         “滚”他赤红着眼,拼命压下血脉里翻涌着的狂暴。
         “你以为我这么想救你吗”虽这么说,却依旧不变步伐向他走来。
         意识渐渐沉沦,只想将眼前这个求而不得的人拆吃入腹。
         “滚”他隐约察觉死期将近,只是有些话还未及说出口。
          眼前一片血红,有人在靠近。
          再睁眼时,还在灵犀洞,血腥味浓重,沈清秋压在他身上。他手里还紧握着沈清秋的左臂,有些软,想必是骨折了。他小心翼翼移开沈清秋,站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少伤,血全是从沈清秋身上流出来的。他有些不知所措,来不及擦拭乘鸾上的血,便慌乱又珍重地抱起沈清秋,御剑赶往千草峰。
          “恶人臭千年,他一定不会有事!待他醒了,我定要告诉他……”他抱紧了怀里的人,有些后悔地笑了笑。
          可是被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的弟子洛冰河竟先一步告了白。沈仙师沉吟良久,轻哼了声算是答应了。柳清歌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转头一步一步走下了满山翠竹的清静峰。
           “只是还未及还他”柳清歌捏紧沈清秋落在灵犀洞的折扇,却不再回头。

评论(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