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艽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秦山:

我喜欢这样一种作者:她的笔是戈矛,是戟,无比尖锐森冷,她身后有千军万马,你一看就心惊胆战。她揣着快意而讥讽的嘲笑割开你的皮肤,你的血就汩汩地流出来。你一开始会觉得冷,冷到彻骨,可过一会儿你去触碰那些流出来的血,都是温热的,烫手的,剧烈鼓动着的,像是最绝望最歇斯底里的哭嚎,又像最温柔缱绻的安抚。能让你挣扎在现实和理想里,认清它,重新活。

我还喜欢另一种作者,她们写起喜悦像被装进杯子里、倒映着午后日光的柠檬茶,写起爱像浸润在温暖的泡泡中的棉花糖。她们的怀抱无比柔软,她们的世界看上去日光和煦、岁岁安稳。她的笔圆融如母亲的吻。不去想饥饿、贫穷与死亡,真心爱着生活而不被蒙蔽,任自己创造一方天地。

不一定明智,也可能被嘲笑,但于己没有遗憾,十分温暖。

评论

热度(720)

  1. 艽艽秦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