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艽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沈九,你是沈九对吗?”
“哈哈哈哈哈哈”沈清秋迎着秋海棠憎恶的眼神几乎笑出了泪,“还有机会,重来一次,还有机会”他低声对自己说。
“师弟,你……”岳清源伸手想扶稳几欲跌倒的沈九,却被他伸手打落那只手。
“别多事”他扭头轻声对那个沉稳男人说了一句,然后抬步出列。
“不肖弟子沈清秋诸罪加身,自觉无颜面对师父师祖,自行叛出苍穹派。”青年向着苍穹派的方向郑重一拜,清朗的声音惊讶了每一个人。
他把随身携带的修雅抛给了掌门,像是从不在意。然后转身毅然决然走向幻花宫,在老宫主开口前说“是我恩将仇报血洗秋家,是我趁人之危杀了柳清歌,是我毫无人性带撒种人进城,还有什么罪吗?我一并认了,不需要调查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丧尽天良,是我罪无可恕,我的罪罄竹难书,所以杀了我吧,现在就动手吧。”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目不转睛看着洛冰河,嘴角甚至带着洛冰河从未见过的清浅笑意“杀了我吧。”像是个蛊惑人心的妖精,他是妖,善诛人心的妖,洛冰河默默的想,却贪婪地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生怕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广场上的百姓出奇的团结呐喊着,他们不需要真相,他们要的不过是一个泄愤的对象。
“动手吧。杀了我”万人中,沈九能轻易分辨出属于沈九自己的那一声撕心裂肺的挽留“小九!!!”
他闭了闭眼,心魔剑入体的感觉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机会?什么机会?不是自救的机会,是救七哥的机会,他从重生的那一刻就知道,七哥最听他话了,让他别管,他一定不会管。
一切都是我的原罪,所以“谢谢你。”他倒在那个温暖怀抱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温柔的对洛冰河说。
然后倒在属于他的宽厚怀抱里,还有“七哥,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评论(12)

热度(33)